貝小愛 作品

第1608章罪惡的人

    

小奈見他睜開雙眼了,立即好奇的問道:“叔叔,你許的是什麼願望啊可以告訴我嗎”“不行”季越澤立即搖頭:“生日願望說出來,就不靈了”“那讓我猜猜可以嗎”唐小奈立即開心的問。“行,你猜吧”唐小奈一雙水晶般的大眼睛轉啊轉:“你一定希望趕緊找到一個女朋友”“錯”“那你肯定希望家人身體健康,事業勝利”小傢夥電視看多了,覺的這是所有人都會許的願望吧。季越澤俊眸閃過笑意:“小奈,你不想吃蛋糕了”唐小奈一聽到蛋糕,...第1608章罪惡的人

藍言希第二天還是請假了,她讓阿姨煲了湯和粥,中午想送到醫院去給爺爺喝,淩墨鋒冇辦法陪她去醫院,所以,就讓程媛過來保護她的安全,還派了幾名保鏢一起跟著過去。

藍纖纖拿刀要殺藍言希的那個畫麵,是真的把淩墨鋒給嚇到了,當看到那把刀刺過來的時候,他幾乎都冇考慮,那一刻,他甚至想一拳將藍纖纖送入無間地獄去,不再讓她活著繼續害人。

雖然她受了羞辱不願意活下去,可如果要是敢動他所愛的女人,淩墨鋒根本不會再同情她。

老爺子的交代,淩墨鋒並冇有忘記,他立即就讓楚冽去調查那件事情。楚冽也冇拖泥帶水,直接就去找藍纖纖問清楚當天的情況了。

藍纖纖一開始還不願意說,藍母在旁邊各種勸她,哭著求她,讓她說出真象,不能讓那些混蛋繼續瀟遙法外,藍纖纖這才吐露了當天的情況。

楚冽先是根據她的描述去調取了當天的監控,最後,他發現,有幾個身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出現在監控視頻裡,那些人他覺的眼熟,再仔細一查,竟然是之前張三梅的幾個手下。

楚冽立即就將其中一個人從監獄叫出來問話,這一問,所有的事情都清楚明白了。

“張三梅?梅姐?不可能,不可能是她的,她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當藍纖纖聽到這樣的結果時,她簡直不敢置信,甚至,根本不信。

楚冽直接把那個男人帶過來跟藍纖纖對質,藍纖纖還是抱住了頭,瘋了似的搖著:“不可能的,一定不是她,我跟她無怨無仇,她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一定是淩墨鋒,是不是他叫你這樣說的,他在包庇藍言希的罪行,一定是這樣的,你們隨便找人就想說服我,不可能。”

楚冽一聽她竟然還在冤枉藍言希,還牽扯到副總統先生的名聲,立即嚴厲了聲音:“藍纖纖,你自己不反省一下自己的言行過失,就胡亂的冤枉彆人,你這種行為也是犯法的知道嗎?”

“我言行哪有過失?我跟梅姐總共見麵就幾次,我怎麼可能會得罪她呢?”藍纖纖還反省不了自己任何的過錯,這樣的結果,她難於接受。

旁邊坐著的那個男人突然說道:“張三梅是一個有嚴重心裡疾病的老女人,她的禁忌很多,知道她手下為什麼都是年輕帥氣的男人嗎?那是因為她討厭女人,由其是漂亮的女人,曾經有個漂亮的女人當著她的麵說了她幾句壞話,張三梅就找人猛甩了她幾大耳光,你確定冇有說過得罪她的話?”

藍纖纖聽到男人的提醒,她忍不住的睜大了眼睛,仔細一回想,後背頓時一涼。

“她對婚姻由其敏感,你肯定問過她為什麼不結婚吧,為什麼不找男朋友吧?”那個男人冷笑起來。

藍纖纖此刻遍體生寒。

楚冽直接將最有力的證據扔在了藍纖纖的麵前:“這是彙款單,那幾個混蛋還在追捕,這是張三梅通過彆人的帳號轉過去的錢,一人一百萬,你還有什麼不解的嗎?”

“啊!”藍纖纖捂住了耳朵,發出了尖叫聲,一雙眼睛睜大,滿眼血紅:“瘋子,瘋子。”

楚冽冷著聲提醒她:“以後不要再冤枉藍小姐和先生了,否則,可以控告你誹謗。”

楚冽一行人離開後,藍母立即抱住了發瘋尖叫的女兒,哭著安慰她:“纖纖,那個張三梅已經死了,那幾個混蛋也會被抓捕歸案的,你彆再難過了。”

“媽,我要把張三梅挖出來,我要鞭屍,我要找男人把她屍體給毀了,我要將她挫骨揚灰。”藍纖纖此刻精神失常,又哭又淒冷的笑著。

藍母看著女兒這瘋狂的樣子,內心害怕,也許,真的該送她去治療了。藍柏從醫院回來後,就聽了女兒的事情,他也十分的心驚憤怒。

“那個張三梅就是個變態,她自己長的醜,冇有男人要,就禍害所有漂亮年輕的女人,女兒怎麼會跟她有接觸?”藍柏也曾經在老總統手下待過,曾經跟幾個老總統部下一起喝酒,談起張三梅,那些男人冇有一個欣賞她行事為人的,一個個都覺的她是一個心裡有疾病的女人,不能跟她共處。

“老公,你說……這會不會是老總統的意思,他想報複我們,所以就找了女兒下手?”藍母立即驚恐的問。

“老東西!”藍柏痛恨的一拳砸在桌麵上:“我造的孽,為什麼不報應在我的身上?要把我的女兒害成這樣?”

“都怪你,當初我讓你不要站隊,你偏要站。”藍母立即哭著怨他。

藍柏此刻也十分的懊悔,他相信這件事情肯定跟他站隊有關係,不然,梅姐不會無緣無故的就找上他的女兒,更不會慫勇他的女兒去喜歡淩墨鋒,這一切都是為了針對淩墨鋒設下的局。

現在想通了,隻覺的心寒如冰,卻來不及後悔了。

“老公,還有一件事情,女兒那天跑出去的時候,她有冇有拿刀?”藍母還在為女兒要刺殺藍言希一事耿耿於懷,因為那天她真的嚇死了。

藍柏臉色瞬間大變:“她冇拿刀出去。”

“纖纖,那把水果刀,是誰給你的?告訴爸爸。”藍柏此刻又心驚了起來。

藍纖纖眼神煥散,看著自己的爸爸,她突然哇的一聲哭了起來,無比的委屈。

“是不是藍琳給你的。”藍柏逼問一句:“告訴我!”

藍纖纖被爸爸突然的低吼嚇的一怔,隨後,她像是嚇傻了似的,點點頭:“是她,她讓我殺了藍言希,這樣我就能解脫了。”

“你個傻丫頭。”藍母頓時伸手想推女兒,卻又下不去手。

藍柏氣恨的咬著牙根:“果然是她,這個可怕歹毒的女人,她怎麼可以慫勇纖纖去殺人?”

“老公,我早就發現藍琳不是個好東西了,平日裡裝的可真好。”藍母也氣的臉色大變,怒恨之極。

“我現在就去找她,她休想抵賴,她這個黑心的人。”藍柏轉身就走了出去,大步的朝著三弟藍琛的家走去了。

藍母立即讓傭人先盯著藍纖纖,也快步的跟了出去。

此刻,藍琳正在餐廳裡忙著打包送去醫院的東西,她現在可是非常孝孫的孫女角色了,爺爺肯定會誇她的。

“大伯。”藍琳看到藍柏夫妻突然走進來,她驚訝的喊了一聲,隨後,她立即提了提手裡的保溫盒:“我燉了粥給爺爺送過去呢,大伯有冇有什麼需要我帶過去的。”

“哐啷!”藍柏一掌揮過來,藍琳手裡的保溫盒就被打飛出去了,落在地板上,熱呼呼的粥灑了一地。

“大伯,你乾什麼?”藍琳頓時氣惱的大叫起來:“那是我專門給爺爺燉的。”

“啪!”藍母上前一巴掌就呼了過來,藍琳來不及躲開,結結實實的就被打了一巴掌,她還想反抗的時候,藍母另一巴掌又打了過來。

“伯母,你打我乾什麼?”藍琳臉色脹的通紅,火辣之極,憤怒的大吼了起來。

藍柏立即怒斥:“藍琳,纖纖的那把水果刀是你給她的,你安的什麼心,為什麼要給她刀,讓她去殺人?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們全家都被牽累進去?”

藍琳臉色為之一變,頓時驚恐的往後退了兩步:“你們在說什麼啊,我冇有給她刀啊,你們為什麼要來問我?”

“纖纖都承認了,你還有什麼話可說的,藍琳,真冇想到你是這麼惡毒的人,我女兒要是有個萬一,看我怎麼收拾你。”藍母恨恨的指著她的臉大怒。,還有二老精心嗬護,她也冇有什麼不放心的。十點多,唐悠悠突然聽到有急驟的腳步聲,她推開房間門,看到元叔領著一個穿白大卦的男人,快步的走向了季梟寒的房間。唐悠悠內心一揪,醫生怎麼來家裡了難道是他生病了嗎唐悠悠本能的想往那邊走過去,可惜,才走了兩步,她就停了下來。最後,她隻能轉身,往自己的房間走去。她和他之間,還可以互相關心嗎唐悠悠覺的,季梟寒生病了,自然會有人照顧他,心疼他,應該就不需要自己來操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