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夜霄程漓月 作品

第1766章閒著找她

    

楚。”淩熙一聽,不由鬆了一口氣,他還以為見過總統先生的女孩,就一定看不上他這樣的了。“火火,你為什麼想去楚家”淩熙又好奇的問一下。“你可不可以先不要問,如果以後我有機會,我會告訴你的。”火火懇求一聲。淩熙立即眨了眨眼,“好,我不問了你想什麼時候去”“你看什麼時候能讓你爺爺寫拜貼吧你什麼時候去就順便帶上我。”“那我總得要一個理由帶上你的,不如就說你是我女朋友怎麼樣必竟朋友的話,也不太好帶,隻有女朋友...席景琛修長的身影倚著書架,如果有一架相機的話,這個男人就是最帥氣的模特了,連美顏圖都不需要的那種。

“讓一讓!我找一下書。”段舒嫻隻好朝他說道。

席景琛站起身,修長的身軀又靠到了對麵那一排書架,他深邃的目光不知道在想什麼。

“席老師,你今天很閒嗎?”段舒嫻掂著腳尖找書,在頂層看見一本伸手去抽,抽不出來,這時一隻手就伸過來幫她抽出來。

段舒嫻接過書,抬眸看他一眼。

“我挺閒的。”席景琛挑眉道。

段舒嫻頓時不知道聊什麼了,她推著推車往前走,身後的男人也跟上,彷彿賴在她的身邊哪也不去。

“那你平常都喜歡做什麼啊!”段舒嫻不想太冷場了,她受不了,特彆是他的目光總望著她的時候,她做什麼都不自在了。

“我的愛好不多!看書,健身。”席景琛如實回答。

段舒嫻想,他應該是一個非常自律的人,現在的年輕人那麼多的愛好,他身上全冇有。

“你呢?”席景琛反問。

段舒嫻想了想,“我喜歡看電影,逛街,吃零食。”

說完,段舒嫻不由無語,怎麼她的愛好這麼冇有營養呢?

席景琛突然低沉問道,“我請你看電影。”

段舒嫻正抽著的一本書,又被男人的手伸過來幫忙,他乾燥溫暖的大掌撫過她的手背。

段舒嫻觸電一般抽回來,她咬著紅唇道,“我最近冇空,我在看資料。”

不是他請不請的問題,而是顧及他的身份,她就不該答應,電影院裡人那麼多,他的保鏢都無法全方位的保護他。

席景琛的俊顏閃過一抹失落,他咬了咬薄唇,突然扣住了段舒嫻的手,段舒嫻嚇了一跳,水眸微瞠著看他。

兩雙目光觸碰在一起,一雙驚慌,一雙深沉。

“你為什麼總是拒絕我?有什麼原因嗎?”席景琛的目光流露一抹威壓氣息。

段舒嫻不由嚥了咽口水,“我…”

“還是你真得喜歡江寧?”席景琛也是有自信的,他不會比江寧差。

段舒嫻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席景琛看著清晨的陽光下,她的麵容正好在一縷陽光之中,清透的麵容,黑白分明的眼睛,粉潤微張的紅唇…

他內心裡某根心絃被強烈的撩動著,令他很想,很想吻下去。

席景琛的上身輕輕一抵,段舒嫻瞬間被靠身後的書架,她的呼吸摒住,內心有一道聲音在強烈自問,他要乾什麼?他要吻自已嗎?

他…倏地,她的紅唇上,溫熱清冽的男性氣息觸上,把她內心裡的一切話語給堵住了,隻有腦袋那一聲轟然炸開的聲音。她的胸口起伏厲害,她的手甚至不知如何安放,隻有

唇上男人抵住的溫度,她閉上眼睛。

如果換一個男人,她會一秒推開,可是,他,她拒絕不了他任何的靠近。

席景琛的目光微眯,她的氣息香甜的令他還想要探索更多…

席景琛並冇有冒犯下去,他放開她,隔著一掌距離打量著她粉紅的麵容,可愛得真實。

她漂亮的眉眼,秀美的臉龐,彷彿一副畫卷,近距離的欣賞,也如此的賞心悅目。

四周的氣氛微妙而曖昧…

“小段…小段…需要幫忙嗎?”黃阿姨的聲音突然響起,彷彿朝這邊走來。

段舒嫻瞬間嚇俏臉刷紅,伸手也推開了身邊的男人,手忙腳亂的迴應一句,“不…不用了,黃阿姨…我自已可以應付。”

“那我去食堂買份豆漿,你要嗎?”黃阿姨問。

“不用了,我吃飽了。”

黃阿姨的腳步聲又漸去了,段舒嫻捂著胸口,喘著氣,彷彿嚇得夠嗆似的。

席景琛輕咬薄唇,笑著欣賞著她這份做賊一樣的表情。

段舒嫻微微懊惱的扭頭,嬌嗔一句,“不許這樣了!”

席景琛不由好奇的問道,“這是你的初吻?”

不然她為什麼羞澀成這樣?

段舒嫻很想說不是,讓他這麼得意,她隻好反問道,“這是你的初吻嗎?”

席景琛身為男人,如果說是,像他這種年紀的話,那肯定是要被笑話的,但是,他突然不想要麵子尊嚴,也想要給她一句實話。

“是!”席景琛倒是大方回答。

段舒嫻一愕,真得還是假的?

“你騙我吧!”段舒嫻果然不相信了。

席景琛眯了眯眸道,“我接觸的女人不多,你是第一個讓我想要親吻的女孩。”

段舒嫻心頭莫名泛上一抹甜,這算是她的榮幸嗎?

“我…我不能和你聊天了,我要工作!我還有很多工作呢!”段舒嫻發現有他在,根本就是影響到她的工作了嘛!

“我幫你。”席景琛反正也是來看她的。

“你真得很閒嗎?”段舒嫻再確問一句。

“嗯!”席景琛應了一句。

十幾分鐘之後,聽見黃阿姨和什麼人聊天,段舒嫻正在書架上放書,她看了一眼身邊的男人,生怕被人撞見。

學校的大門口,一輛黑色的轎車駛進來,擁有通行證的車子駛向了停車場的方向。

從車裡邁下來的身影,纖細修長,流露出一抹乾練的風采,段舒敏正好路過,她突然想進a大來看看,她是真得很驚訝,席景琛的身份,竟然會隱藏在大學裡教書。

她突然想到叔叔和堂妹也在這裡,她不由打算走一走。

剛走過校園的花壇旁邊,就聽見前麵幾個女學生一邊走一邊聊天。

“哎!明天席老師的課,你們誰去提前占位置?”

“一定得提前占,不然,我們肯定搶不到好位置。”

“我要坐在第一排,這樣我就能近距離欣賞到席老師的風采了。”

“對對對,我也要。”

段舒敏微微一怔,席老師難道是席景琛?他在學校裡這麼受歡迎嗎?

段舒敏想了想,以他的長相,在哪裡會不受歡迎呢?

她突然看見一個方向,那棟樓是圖書館,她想到段舒嫻在那裡工作,正好可以過去找她聊聊天。

段舒敏的腳步便朝圖書館方向去了,一路上,也有不少的學生對她投於側目,驚豔於她的氣場。

段舒敏有時候,也的確擁有一種優越感,因為她的出生和背景註定她不能做一個普通人,而上天還厚待於她,給了她一副漂亮的麵容。

圖書館裡,黃阿姨正喝著豆漿,看見一個不像學生的女人朝這邊走來,她不由攔下問道,“小姐,我們學校的圖書館不對外來人員開放。”

“你好,我找段舒嫻,她在這裡工作嗎?”段舒敏笑問。

“哦!你找小段啊!你是她什麼人啊!”黃阿姨好奇的問。

“我是她姐姐。”段舒敏微笑。

“小段有這麼漂亮的姐姐啊!她在裡麵,我叫她一句。”說完,黃阿姨朝裡麵叫了一聲,“小段,有人找!”

段舒嫻正遞書給席景琛,聽見黃阿姨的聲音,她忙道,“我去看看。”

席景琛的目光微閃,難道是江寧找她?

段舒嫻立即從書架之中朝門外走,剛邁出來,便看見門口提著包等她的女人。

她驚喜了一下,“敏姐!”

段舒敏看著她邁出來,也挺開心的,“小嫻,你果然在這裡工作。”

“敏姐,你怎麼來了?你今天不用上班嗎?”段舒嫻好奇的問道,她可是大忙人呢!

“我正好路過這裡,就進來看看了,有時間嗎?陪我去校園裡走走。”段舒敏問道,因為她對這座學校還有些陌生。

段舒嫻想到裡麵的席景琛,可是堂姐難得一次過來學校,她朝黃阿姨道,“黃阿姨,我出去一下。”

“好!去吧!”黃阿姨應了一句。

段舒嫻又朝圖書館裡麵看一眼,她朝段舒敏道,“我進去拿點東西。”

說完,段舒嫻趕緊跑到席景琛所在的那一排書架裡,“我堂姐來了,我陪她出去走走,你要是有事,你也離開吧!反正也忙完了。”

席景琛微微一怔,點點頭,“好!”

段舒嫻先出來了,席景琛把最後兩本書塞了進去,他把推車移到另一個停放地點,他才邁步出來,等他出來的時候,正好看見十幾米外的那對姐妹身影。

席景琛的眉宇瞬間擰緊,雖然隻是背影,但他認出那個女人是段舒敏。她們是姐妹?一顆白色的球飛拋出去,竟是偏了線,還有些嚴重。季天賜劍眉擰緊,似乎有些懊惱。“hi,你好,我叫李子傑,我是夢悅的好朋友,可以認識一下嗎”李子傑為了博取歐陽夢悅的好感,自然表現出他最有禮貌的一麵,想和季天賜握手。季天賜看他一眼,並冇有握手,而是繼續按了一個球,做出了準備揮杆的動作,隨口應了一聲,“你好。”李子傑有些訕訕的伸回了手,多看了一眼季天賜,他自認為擁有混血的麵容,是一件非常榮幸的事情,平常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