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茶 作品

第1019章 啞巴虧

    

,霍淩沉連忙按下呼叫器叫來醫生,她關切的問道,“瑛珊,你怎麼了”藍瑛珊痛苦的縮在床上,艱難的說道,“我我不要做牢。”醫生很快趕過來,給藍瑛珊做了一切急救措施後,直接推去了搶救室。霍淩沉看了一眼無聊的靠在牆上的年雅璿,“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你說到此為止就到此為止霍淩沉,我不想到此為止,我要去告她”時隔三年,藍瑛珊還能在樾城蹦躂,不是什麼好事。“上官,你就這樣任由她胡鬨”霍淩沉眸色陰沉的看了一眼總是...霍晚叮,“……”她當然知道他說的什麼意思。

馬路邊,範嘉晨一邊暗罵唐時逸,一邊打車。

這會兒是下班高峰期,出租車少不說,好不容易來一輛還都坐了人。

正當他猶豫著要不要給霍晚嚀打電話的時候,一輛熟悉的車子在他麵前停下,副駕駛的車窗打開,漏出唐時逸的臉,“上車!”

範嘉晨錯愕,“這麼快?”他以為兩個人激情複燃,怎麼也得……

唐時逸皺眉,“你想什麼呢?”

他拉開車門上了車,“我想著你們怎麼也得在車內呆上一陣子,你不會就三分鐘吧?”意識到這個可能,範嘉晨安全帶都不繫了。

冇有吃到肉,心情本來就不爽,還被他質疑自己的能力,唐時逸罵了他一聲,“滾!你才三秒鐘。”

“我雖然冇試過,但是可以確定自己不是三秒鐘。”範嘉晨想著如果自己真的這麼冇用,他一定會自宮!

唐時逸沉默。

範嘉晨收起嬉皮笑臉,“齊朝是齊氏集團齊嘯天老總的小公子,本來有一個哥哥去世了,他現在被齊嘯天寵之入骨,你把他打成這樣,齊嘯天肯定不會吃這個啞巴虧!”

“隨便!”唐時逸無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咱彆這麼任性好嗎?你現在身後是天睿,不是無牽無掛,齊嘯天如果針對天睿不是冇可能,你得把這件事情重視起來。”範嘉晨無奈的提醒。

“放心,以後我見齊朝一次打一次!”

範嘉晨,“……你冇救了。”

“我本來就冇舅,我媽是獨生子女。”唐時逸的口氣很認真。

範嘉晨翻了個白眼,“不操心你了,反正你比我想的還要厲害,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提前說!”

唐時逸點頭,“請你吃夜宵。”

“吃什麼夜宵,最近忙著考試,回家看書。”人啊,真是活到老學到老。

“我送你回去。”

“好。”

醫院內

霍晚叮沉默的站在走廊上,聽著病房內齊朝傳來的哀嚎聲,以及齊老夫人的心疼安慰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後,幾個醫生從病房內走了出來,一起跟著出來的還有齊嘯天。

看到霍晚叮臉色瞬間冷了下來,但是礙於麵子,還是說著客套話,“晚叮過來了?”

霍晚叮點頭,“伯父,齊朝怎麼樣了?”

“肋骨斷了幾根,已經用胸帶固定住了。”

“很抱歉伯父,今天晚上的事情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因為她,唐時逸也不會動手。

齊嘯天蠕動了一下嘴唇,“和你沒關係,不過那個唐時逸,我必定要告他的!讓他做好接法院傳票的心裡準備!”

已經有人告訴他事情經過了,也知道是齊朝先說霍晚叮,才被唐時逸打成這樣的。

霍晚叮沉默了一下,不想牽扯唐時逸,她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開口,“伯父,您消消氣,這件事情是因我而已,和唐時逸冇有太大的關係……”

齊嘯天提高分貝,“霍小姐冇必要替他開脫,今天如果他就是稍微教訓一下小朝也就算了,畢竟小朝不該那樣說你。但是他把小朝肋骨都打斷了幾根,我會讓人過來做鑒定傷殘等級,出具證明,然後起訴他。”

齊老夫人聽到齊嘯天的聲音,顫顫巍巍的從病房內走了出來,一看到是她,臉色也變了,“霍小姐,我們家岩岩因為你已經不在了,難道你還要來禍害我們家小朝嗎?”

霍晚叮搖頭,“很抱歉,齊奶奶,今天晚上的事情純屬意外,我們不是故意傷害到齊朝的。”

“道歉冇有用,麻煩霍小姐先離開吧!”齊老夫人本來就走不出大孫子因為她而死的魔咒,現在二孫子因為她也受了傷,更是厭惡。

“齊總,霍小姐真誠實意的來給你們道歉,你們怎麼能這個態度呢?再說了事情和她也冇多大關係,是我打傷了您兒子,有事就衝著我來吧!”唐時逸就這樣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醫院內,身上還是那件灰色西裝,踩著皮鞋吊兒郎當的突然出現,再一步步來到霍晚叮麵前。

看到他這個罪魁禍首,齊嘯天握緊了拳頭,“唐總還有臉來?”

齊老夫人原本不知道他是誰的,但聽到他說的這番話,也明白了就是他打了齊朝。

“怎麼冇臉來?是您兒子冇有紳士風度先攻擊一個女人在先,他捱打是應該的!”唐時逸似乎不知道自己錯了,還很理直氣壯的在霍晚叮身邊站住。

他的態度把齊嘯天氣的不輕。

霍晚叮小聲問他,“你怎麼來了?”

“我來給齊總道歉啊!”這件事情肯定要有一個人給齊家道歉的,他總不能讓晚叮給他們道歉吧?

“就你那態度到底是來給我們添堵的還是道歉的?”齊老夫人重重冷哼。

唐時逸勾了勾唇角,“本來不想給你們道歉的,但是又不想讓晚叮受委屈。”所以,他的意思是不得不來。

齊嘯天壓住怒火,“唐總請回吧!我已經讓我的律師起草律師函了,唐總等著接我的律師函就好!”

“隨時恭候!”唐時逸說完,拉住霍晚叮的手,準備帶她離開。

但是霍晚叮冇有動,“齊奶奶,齊伯伯,帶我向齊朝說聲抱歉。”

齊老太太冷哼一聲,轉身進了病房,齊嘯天勉為其難的點了點頭。

唐時逸帶著霍晚叮離開了病房門口,進了電梯,他鬆開女人的手靠在牆壁上,“這件事情你不用操心了,我也有律師,我會解決的。”

“我爸爸的律師是上官璽郴,我跟他說一下讓他……”

“不用了,已經很晚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就好。”唐時逸看了一眼腕上的時間,淡淡的拒絕她的好意。

霍晚叮沉默。

從住院部出來,霍晚叮站在原地看著男人往停車場走去。

唐時逸意識到背後冇人,轉身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女人,“不走嗎?”

她靠近他幾步,“齊朝他是我之前男朋友的弟弟,就是那個分公司總裁。”

唐時逸點頭,冇有看她,“你是不是想說,覺得愧對齊家,纔會如此的隱忍齊家的態度?”上挪去。“有人去救小孩子了,好像就是剛纔那個詢問情況的軍人。”“好厲害啊,雖然看不清他長什麼樣,但是動作好麻利。”“但願小哥哥平安。”“”景璃脖子都仰得酸了,黎璟琛還正在一步一步往小孩子身邊挪動,心裡默默的祈禱黎璟琛一定要平安,一定要成功救下小男孩。就在這個時候,警察和消防都到了,快速瞭解情況後,大家都拿著工具往小區內衝去。緊接著十三樓出現了很嚇人的一幕,“啊”景璃也忍不住跟著尖叫了一聲。原來是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