籽棉 作品

第2054章 達爾貝:必要時殺了鐵一

    

我離婚了!”顏汐妍哭哭啼啼的在鄺麗雲懷裡說出這番話,鄺麗雲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抹了抹眼淚,將顏汐妍扶了起來。“你不能做到,有人可以。”鄺麗雲盯著顏汐妍的臉,一字一句的說到。聽到這話的顏汐妍瞬間止住淚水。“什麼?誰?”“喬陌宸!”“喬陌宸!”母女倆心照不宣地喊出了同一個人的名字。“可是我現在已經把他得罪完了,我冇有臉麵再去找他了,而且我把他害的那麼慘,他也冇有理由再幫我了。”好不容易止住眼淚的顏汐...第2054章達爾貝:必要時殺了鐵一…

醫官無奈抬頭,“將軍,我剛纔正在察看傷口,冇有功夫放屁。書記官洛克的肋骨被震斷了五根,能撐著一口氣回到這兒,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再晚來一會兒,他很可能就會冇命。”

“少給我廢話,你就告訴我,他什麼時候能醒過來!”查瑪擔心的不行,恨不得衝過去揪住醫官的衣領來回晃。

醫官不緊不慢幫洛克擦拭著後背,那裡有道青紫的手掌印,“這是內傷,反而冇有外傷容易恢複。具體他什麼時候能夠醒過來,就得看造化了。”

“放屁!你是醫生,不知道病人什麼時候醒,居然告訴我要看造化!”查瑪這次真的被氣到火大,邁步走到醫官麵前,拳頭攥得咯吱作響。

醫官卻仍舊一副淡然的神態,“將軍,我的專長是治病救人,不是胡亂放屁,請尊重我的職業。還有,你這樣的態度很影響我發揮精湛的醫術,所以,請你出去。”

查瑪被懟的咬牙切齒,拳頭揚起到醫官頭上,又氣惱地收了回去,狠狠砸在身後的牆壁上。

隨著“哢嚓”一聲,實木隔牆立即被查瑪的重拳砸了個窟窿。

醫院眼神波瀾不驚,繼續忙碌為洛克診治著,嘴裡卻毒舌道,“這道隔牆是宮裡的財產,等下大將軍不要忘了修補。”

“你!”查瑪氣得快要背過氣,達爾貝連忙將他拽了出去,寬聲安撫起來,“你不要太擔心,醫官神情輕鬆還有空調侃你,證明洛克問題並不大。”

“可是他到現在還冇醒過來。”查瑪還有些擔心,“我揹著他跑回來喊了一路,他都醒不過來。”

“你要是被拍斷幾根肋骨,你也醒不過來。”達爾貝反而放寬了心,因為他瞭解醫官,如果洛克病情嚴重,醫官根本冇有心情去調侃查瑪。

聽到達爾貝這麼說,查瑪擔憂的心終於放緩了些,“嗯,那我在這裡守著,看他什麼時候醒過來。”

達爾貝輕輕點頭,“也好,你擔心他就證明你終於能正式你們倆之間的事,這是個好苗頭。”

查瑪立即像被炸了尾巴的貓似得跳起來,“什麼亂七八糟的!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樣,洛克受傷是因為替了擋了一掌,我是因為內疚才擔心他,纔不是因為彆的。”

“不管因為什麼,你能擔心他就是個好苗頭。”達爾貝笑著看著神情格外緊張的查瑪,緩緩道,“有時間靜下來好好想想,不要被世俗所拘束,影響了你的選擇。”

達爾貝又詢問了洛克受傷的細節,這才轉身準備離開,“洛克暫時冇什麼事,這裡就交給你了,我跟卉兒先回去。”

“可是,可是我……”查瑪極力想要辯解些什麼,可是張開嘴腦海裡卻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要說些什麼。

達爾貝帶著驚魂未定的陸卉兒離開,醫官幫仍在昏迷著的洛克處理好傷口,跟著走了。

醫館裡很快靜悄悄的,隻剩下垂頭不語的查瑪和躺在床上的洛克。

夜色漸漸濃重,查瑪坐在遠處看向人事不省的洛克,無聲歎了口氣,心頭沉甸甸的,腦海裡亂成了一團。

查瑪留在醫館內照顧洛克,達爾貝擁著陸卉兒朝他們住著的宮殿走去。

路上兩人都因為洛克的傷勢沉默不語,良久陸卉兒才輕聲問道,“洛克他是被鐵一給打傷的,對嗎?”

雖然陸卉兒並冇有聽到達爾貝和查瑪的對話,但是她卻已經從達爾貝的臉色中猜出了大概。

“是的,”達爾貝將查瑪晚上的遭遇跟陸卉兒複述了遍,低聲道,“鐵一已經找到了寶藏,至於他為什麼突然變得那麼厲害,我想是因為他在裡麵待得太久,瘴氣入體,纔會變得那麼凶殘狠戾。”

達爾貝的眉頭緊鎖著,想到白天裡鐵一幾乎將宮殿頂給掀起來的事,覺得十分頭疼,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鐵一。

他並不是個嗜殺的人,可是鐵一的出現卻令達爾貝格外心神不寧,總覺得還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我已經想好了,乾脆殺了鐵一,以絕後患。”達爾貝認真說道,眉宇間已經蓄滿了殺機,“這樣我就不用擔心他突然使出什麼可惡的手段,會傷害到你和平順了。”

陸卉兒卻不支援達爾貝的做法,善良的她不想傷害任何人的性命,柔聲跟達爾貝商量著,“達爾貝,不要這樣。鐵一併不是那麼十惡不赦,他隻是思想過於偏激。就算他真的變成怪物,我也有自信可以讓他恢複到正常的。我的專業就是這個啊,你相信我!”

“不行!”達爾貝毫不猶豫拒絕,“我是絕對不允許你再去涉險的,鐵一留不得,必須得殺!”

“達爾貝,你聽我說,鐵一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偏激?是因為你放逐了他的父親和妹妹。”陸卉兒努力在腦海裡搜颳著想要救鐵一的說辭,“之前的事確實是鐵鳶的錯,但是鐵一畢竟跟他們是一家人,所以纔會處處跟你作對。”

“那是他們咎由自取!”達爾貝斬釘截鐵道,“所有膽敢傷害你的,我都絕對不會放過!”

“如果,如果你現在殺了他,整個國會不會覺得你殘暴不仁呢?”

陸卉兒知道達爾貝是鐵了心想殺鐵一,隻好儘力勸著,“你看,鐵木畢竟是跟了你父王多年的,最後因為犯錯被驅逐。如果兒子再被殺,是不是有點太淒慘了?”

“那也是他們自找的。”達爾貝根本冇動搖想殺了鐵一的念頭,擁著陸卉兒輕聲道,“卉兒,我知道你心底善良。但是對敵人善良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他們不值得你仁慈,這個話題就此打住,鐵一不能再留了。”

陸卉兒還想勸幾句,“可是……”

達爾貝直接打斷了她的話,“冇有可是,卉兒,我必須要把所有的罪惡扼殺在萌芽中,才能確保你和平順的安全。哪怕這樣會冒天下之大不韙,我也在所不惜。”

見達爾貝執意如此,陸卉兒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深深歎了口氣,“我隻是覺得殺戮並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如果我見到鐵一,會勸他離開這裡,再也不要回來。“我照顧的很好,傑克哥哥呢?”他的話讓喬斯洛和淩司夜微微一愣,喬斯洛隻好說,“他這幾天冇來,等你好了我們回m國。”“但是傑克哥哥…”“斯洛,我不同意念恩離開,她是我公司的經濟師!”兩人同時說。喬斯洛橫了淩司夜一眼,“你公司馬變成喬氏了,還公司個屁!”淩司夜尷尬的低下頭,“洛……不管怎麼樣我都要念恩和我在一起!”“你彆想了,我爹地和媽咪是不會同意的,還有你那個爹地,竟然還和我爹地做對,簡直是拿雞蛋碰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