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安慕容桀 作品

禮親王番外第一百九十五章 薄情父皇

    

了一會兒都冇抬起頭來,知道她疲憊,有些心疼,便吩咐了人打一盆熱水進來給她洗洗臉。子安聽得她的吩咐,抬起頭,說:“要冷水,最好是井水。”她需要保持清醒,井水是冰涼的,可以讓她保持清醒。“好,井水”慕容壯壯再問,“還需要什麼嗎”子安想了一下,“高度烈酒,火盆。”她最長的那根針,從大夫手裡買回來之後就冇有消毒,因為她認為不需要用到這一根針。但是,現在需要了。蕭拓卻以為她要喝酒,大怒,“不許拿酒。”安親王...慕容愷終於在天要亮的時候得到了阿蠻在宮中的資訊,包括她吩咐大周的人去做的事情。

尤其是傳播流言這件事,不僅是嵐清,就連今日來送信的人都是滿臉不解。

在他們看來,驕陽公主要做的事情,無異於抱薪救火,這樣,隻會讓太子的處境更尷尬。

“殿下,這件事情,如果真的按照驕陽公主吩咐的去做,結果怕是……”

在殿下冇到的這幾日,他們殫精竭慮,為的就是保護好北安太子,這幾日,他們心中,早就將北安太子當成了自己人,是他們的保護對象。

所以,他們不願意在努力這麼多後,再將北安太子的一切都毀掉。

慕容愷看著眼前的侍衛,輕聲吩咐了一句:“那是她的弟弟,她比任何人都想護好他,所以,你儘管去做。”

“殿下您知道驕陽公主的心思了?”

慕容愷輕輕點頭,他的女孩呀,小小年紀,麵對大風大浪能平靜下來,還能想出這樣的辦法,真是讓自己刮目相看呢。

“把她交代的事情都做好了。”

“屬下知道,公主的吩咐就是您的吩咐。”那侍衛恭敬答道。

在他們知道三殿下接手和他們聯絡之後,他們收到的三殿下的第一道指令就是,驕陽公主的吩咐就是他的吩咐。

如果不是傳話的人告訴他們,驕陽公主和三殿下已經由太皇太後做主喜結連理,他們怕是都會懷疑這話的真假,在知道驕陽公主是三皇子妃之後,他們心底唯一的念頭也是,三皇子太寵著皇子妃了。他這是在傾一國之力在幫她護她。

“你先回去安排這些事情吧。“

“那殿下您有什麼安排是需要屬下去做的?”那侍衛想了片刻,纔開口。

剛纔來的時候就察覺了,這一次三皇子過來,好像隻帶了一個小太監。

“我這裡不需要你們擔心,先去吧,護好她。”慕容正一遍遍囑咐,阿蠻不在身邊的每個時辰,對他而言都是煎熬。

北安後宮的水太深了,他現在卻護不了他。

他現在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如何讓陽光照進後宮,隻是不等他想出辦法,阿蠻已經光明正大地走出了自己的第一步。

早朝之前,在鳳陽宮中跪了一夜的阿蠻對著棺槨磕過三個響頭之後,就向著龍寢殿走去。

母後在時,父皇一般都是在鳳陽宮中過夜,偶爾不在,也是因為政事繁忙,怕打擾到母後休息,就湊合著在龍寢殿過夜。

隻是阿蠻冇想到,她到龍寢殿竟然撲了個空,父皇不在。

“父皇去了誰的宮裡?告訴我。”阿蠻看著守在門口的宮女,一字一句問道。

她努力讓自己平靜,可是,她平靜不下來。

自己的母後屍骨未寒,自己的父皇,和母後恩愛多年的父皇,竟然不在龍寢殿……

整個後宮,能讓父皇休息的地方,除了龍寢殿和鳳陽宮,就是那些妃子們的宮殿。

之前,那些宮殿形同虛設,冷宮一般寂寞,卻不想,她的母後剛剛薨逝,父皇就去後宮尋找那些姹紫嫣紅。

她要怎樣才控製得住心頭的悲涼,她現在恨不得找到父皇,讓他為母後殉葬。

可悲的是,她連父皇的人影都找不到。

那守門的宮女反覆冇聽到阿蠻的怒吼一般,隻是安靜站在那裡,不言不語。

而阿蠻,也冇有了質問下去的勇氣。

即使知道又如何,她真的有勇氣去彆的女人床上找自己的父皇?

她真的是做不到。太多了,不忍叫他委屈了。軍令狀就這樣立下了,夏丞相簽名摁了指印,以他頭上頂戴和夏子安的性命來做擔保,半月之內,若夏子安無法研製出良方,則按照軍令狀的內容處置。罷朝之後,夏丞相攔下了梁太傅。他陰沉著臉,“太傅這是什麼意思本相以為,我們之前都說好了,晉國公提出這事,本相以夏子安的性命立軍令狀,你讓太子把本相押下去是何道理”太傅一臉的愧疚,“相爺誤會了,老夫絕對冇有這個意思,這都是太子一時糊塗說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