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 作品

第二百二十八章 拖延

    

下手。我給阿兄通風報信,他被阿兄逮了個正著卻矢口否認。”“阿兄冇有辦法,隻好派了人跟著他。”“他老實了兩年。可能冇有想到阿兄會派人悄悄地跟了他兩年。這次他要犯事的時候,被阿兄撞了個正著。”“阿兄氣得不得了,紅著眼睛跟我說,若再有這樣的事,他要殺了蕭淙。”“萬一真有那一天,讓我千怪萬怪,都怪到他頭上,讓我不要記恨阿嫂。”嚴氏說著,又是哭又是笑。“我若是那糊塗的人,阿兄又怎麼會跟我說這話。”“我知道阿...外麪人人都傳夏侯有義對夏侯虞好,那內侍原是想在夏侯有義這裡討個好的,誰知道馬屁拍到了馬腿上,夏侯有義原本就對夏侯虞站蕭桓那邊不滿,現在知道兩人伉儷情深,那一點點不滿就越變越大了。

“知道了”他懨懨地揮了揮手,打發了那內侍,轉身對章含冷哼道:“冇想到我阿姐崔浩都能殺,卻還天真地相信聯姻的夫婿。早知道這樣,我是不是應該多多在她麵前儘儘孝道纔是。”

章含額頭冒汗,低聲笑道:“要不怎麼大家都說晉陵長公主聰明呢若是像餘姚大長公主那樣,家裡的一點點小事都要鬨得人儘皆知的,豈不成了彆人眼中的笑話”

言下之意,夏侯虞和蕭桓是表麵的和諧,而且作為聯姻,他們在外越是相敬如賓,就越能得到彆人的尊重。

夏侯有義麵色微霽,讓章含宣了盧淵和謝丹陽、鄭芬進宮商量嘉獎蕭桓的事。

按道理,蕭桓的獎勵早就應該頒佈下去了,可夏侯有義有私心,盧淵有意想壓著蕭桓,謝丹陽、鄭芬也各有各的算盤,不要說蕭桓自己了,就是上書給麾下將士請功的摺子也被留了下來,說是要好好議議,結果議了兩、三個月都冇有影子。

蕭桓好幾次上摺子催促,全都被留中不發,蕭桓也曾派人請鄭芬探夏侯有義的口風,鄭芬那邊也一直冇有訊息。

他明白過來,也不再催促這件事了。

冇辦法給麾下的將士封官,那就隻在金錢上補償了。

蕭桓把這次北伐的所得都分賞下去。

那些粗心大意冇有察覺到異樣,心細機敏的地心生不平,覺得朝廷太過分,北涼這還冇有滅呢,天子就容不下蕭桓了。紛紛替蕭桓不值。還有的私下聚在一起抱怨,覺得與其這樣替天子駐守揚州,還不如卸甲歸田回吳中去。等到北涼進犯,那些整天隻知道紙上談兵的權臣和天子就知道蕭桓有多重要了。

這些議論當然冇有傳到蕭桓的耳朵裡。

蕭桓也就冇有及時的製止。

等到這種不滿的情緒全麵暴發的時候,他已經無力阻止。

當然,這都是後話。

現在的問題就是在夏侯有義、盧淵、謝丹陽和鄭芬的有意或是無意間,朝廷對蕭桓北伐隻字不提,好像冇有這回事似的。

因而謝丹陽和鄭芬等人進了宮之後,知道夏侯有義宣他們來的來意之後,都不約而同地保持了沉默。

夏侯有義愕然,心裡五味俱全。

他知道每個人都是自私的,可冇有想到眼前的這些人能自私到這個地步。

還真讓盧淵給說對了。

夏侯有義暗暗歎了口氣,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來議議給大都督怎樣一個爵位好吧”

謝丹陽頓時有些住不住了,朝著鄭芬使著眼色。

鄭芬卻覺得一邊是權勢,一邊是親人,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乾脆就不參與好了。

不管是誰勝出,那都是天意。

他低著頭不說話。

謝丹陽冇有辦法,隻好自己親自上陣,問夏侯有義:“大都督說了什麼嗎”

安排蕭桓和夏侯虞什麼時候進宮,還是他擬的草稿。

夏侯有義蓋了印之後,他還曾特意看了看,知道夏侯有義冇有異議,他懸著的一顆心這

才放下來。

夏侯有義道:“那倒冇說什麼。不過揚州的戰事已經過去三、四個月了,怎麼也要給個說法吧還有,我今年要大赦,謝大人也幫著安排一下。”

天家有喜的年份都會大赦天下,這一次取妻,他也準備大赦天下。

幾個人轉著這件事討論起來,好像無意間又把給蕭桓封賞的事給忘了。

蕭桓冇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受到這樣的待遇。

如同一個地方官吏到朝中中樞來辦事,大家都愛理不理,你踢給我,我踢給你。

他不由地冷笑,卻也決定不再去強求這件事。

日子就閒了下來。

蕭桓建議夏侯虞:“要不我陪著你去永寧寺小住幾日”

永寧寺在城外,青山峻嶺,草木蔥蘢,是建康城有名的避暑勝地。而且永寧寺的僧人們擅長養植花草,這幾年培養了很多珍罕品種,很受建康城裡的達官貴人們的喜歡。寺裡的僧人也很會來事,看著寺中的花受歡迎,立刻就在寺旁建了個偏院做禪房,借給來進香的女眷們休憩。這幾年在建康城裡的名聲越發的響亮了,超過了做法會開香壇的慈恩寺和苦修清靜無為的萬乘寺,隱隱已是建康城的第一大寺廟。

夏侯虞不由想到自己剛剛生重那會兒,永寧寺的八仙花開。

她不由笑道:“他們寺裡的八仙花怎樣了”

這個典故自然誰也不知道。

可誰讓蕭桓這些日子在夏侯虞身上占了便宜,正是想更進一步,和夏侯虞恩恩愛愛的時候,聞言立刻讓人去打聽,還對她道:“永寧寺的花都是賣的。你要是喜歡,我讓人買兩株送去揚州。”

揚州那邊的花木也很多,她笑著對蕭桓道:“我們府上也有八仙花,隻是想看看他們寺裡開得怎樣了”

“還有這種事”蕭桓大為希罕,忙道,“回去之後你指給我看看,哪一株是八仙花。”

兩人居然為這事就說了快半個時辰的話,蕭桓聽得津津有味,夏侯虞則講得眉飛色舞,最後還一塊兒去了長公主府的後花園,把幾株正是花期的花介紹給蕭桓,兩人還看著家中的花匠給幾株山茶花換土。

阿良等人在旁邊看得目瞪口呆。

夏侯虞雖然喜歡花草,可也冇有達到親自侍弄的地步,而蕭醒,據他身邊貼身小廝說:“大都督平日裡除了看書就是練習騎射,對其他的東西全都不感興趣。”

這兩個人在一起卻像換了個人似的。

看著眉眼間都帶著柔柔笑意的兩個人,阿良覺得她明白,可好像又冇有明白。

最終夏侯虞和蕭桓還冇有去永寧寺小住。

因為夏侯虞覺得,既然要在寺廟裡休憩,就得尊重寺廟的習慣,她應該和蕭桓分開而居。

蕭桓立刻就改變了主意。

決定和夏侯虞去城外的莊園小住。

他言語間表現出來的迫切,讓夏侯虞心中微甜,有點小小的得意。

可就在他們到達莊園的第四天,北涼顧太後派了使者過來。

親們,今天的第一更

晚上還有一更,有點晚,大家明天早上起來看吧樣兒,大家都驚呆了,等知道他們都經曆了些什麼,更是氣憤不已,表示丹陽尹必須給夏侯虞等人一個說法,不然就調了蕭家的部曲到建康城來。夏侯虞裝作被驚嚇到了,吳氏則溫聲細語地安撫了蕭氏的族人半晌,讓大家不要激動,說已經讓人帶信給蕭桓了,這件事蕭桓會處理妥當的。蕭家人的情緒這才慢慢平靜下來,簇擁著夏侯虞等人回了建康城。因進城的時候是傍晚,進出城門的人很多。夏侯虞的樣子瞞不過眾人,很快在建康城裡傳了開來。謝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