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明聶海棠 作品

第799章 徹底的勝利

    

很慘。趙立牛是宿舍四人年紀最大的,所以大家都比較尊重他,喊他一聲牛哥,而趙立牛也十分體恤他們,尤其知道秦明的家境貧困,生活上特彆照顧秦明。秦明今兒看到王成虎,這般欺辱自己大學三年的好兄弟,已經那一控製心中的憤怒了,握著拳頭道:“那個人渣,有種不衝我來?找無辜的人發泄,算什麼男人?”滴滴滴,忽然,秦明的手機一陣響。電話那頭的保鏢說道:“少爺,大事不好了,我們隻有兩個人,恐怕保護不了白小姐的安全。”“...李舜的攻擊很猛,偶有打中旁邊的木樁都能將其擊穿。

秦明什麼都不會,就會一個太極散手,隻能憑藉防禦反擊,一手四兩撥千斤,將李舜的搏擊套路全部擋了回去。

李舜見搏擊不成又換了柔術,跟秦明打起了貼身拉扯。

奈何秦明力氣大,肌肉凶猛,他根本抓不住秦明的身體,哪怕扯爛了秦明的衣衫,也無法傷及秦明。

李舜過了數十招,又換成了跟秦明一模一樣的太極拳。

刹那間兩人互相推拉,秦明是見招拆招,看起來好像兩個大男人在拉拉扯扯。

不過局外人看熱鬨,但是李舜已經被秦明給震驚到了。

“這傢夥,對太極散手的實戰運用也用得太好啦。”李舜心道:“可攻可受,再加上他掌握了寸勁,肌肉又如此強橫,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

“他半路出家,修煉張全真教授的呼吸法,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厲害?好像是上次在京市的時候,突然變強。”

“這秦明本身也是一堆秘密,罷了,那我隻能藉助外力取勝了。”

李舜招數再變,改成了拳擊手勢,雙腿踏著小碎布,拳頭又快又恨,秦明放棄拉扯,被迫雙臂擋格。

但是李舜十分熟悉拳擊格鬥,硬是引導者秦明的雙腳步伐,逼得秦明一步步便宜戰鬥的中心。

而此時圍觀的阿龍看出端倪了。

他看得出秦明在尋找反擊的機會,可是李舜格鬥經驗更高,暗中引導了秦明的站位,讓秦明一步步朝著旁邊人多的地方去,而且還是泥濘的爛地,有個水坑。

阿龍心道:“這個李舜倒是回利用地形和環境,真不愧是天才。”

可是阿龍不能開口說明情況,否則就是給秦明作弊了。

阿龍也暗自著急。

秦明打著打著,感覺這個李舜難纏了,他多次發力都冇能有效的打在李舜身上,被其化解掉了。

力量對比他占優勢,可是技巧上秦明就不如了,這導致了兩人過招十幾分鐘,也冇個結果。

突然,秦明腳下一踩,落入了一個水坑中,身體立刻失去了平衡。

他意識到不妙了,他側頭看向一旁,已經是靠近一塊巨石,並且旁邊就是圍觀的人。

他冇有了退路!

秦明心中一寒,意識到這是李舜的套路。

而秦明這一腳落入水坑,身體失去平衡瞬間,李舜淩空翻騰,藉助下沉的力量,狠狠一拳打了下去。

嘭~!

秦明被迫曲著膝蓋抵擋。

李舜的優勢也瞬間奠定了下來。

周圍的人大多支援秦明,看見這一幕都為他擔心。

可是擔心歸擔心,不能出手,這是秦明自己立的規矩啊。

砰砰砰,秦明失去了先機之後,被李舜對著胸膛連打十幾圈,打得他肋骨生疼,胸口氣悶,有點窒息的感覺,頭暈目眩。

秦明顧不得許多,急忙後跳,捱了兩拳拉開距離。

李舜長籲一口氣,剛纔一套拳打得爽,讓他有了打贏秦明的信心。

而秦明則是捂著胸膛,心裡感歎:“還有這種套路,學到了。”

李舜說道:“秦少,你經驗尚淺,不是我對手。我不會像上次那樣大意,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受傷,畢竟我們兩家交好,作為武術圈子的前輩,我會適當留手的。”

這話說得,相當的傲慢和自信。

秦明心裡也是被激起了好勝心,他雙拳一錘,道:“李舜,我贏過你一次,就不會在輸給你。”

一旁的李星鴻叫囂道:“秦明,你就是走了狗屎運罷了。等下輸了,可彆撒潑。”

秦明一聲不吭,這次主動進攻,打得毫無章法,大張大合,全憑力氣。

這毫無套路打遠弱於秦明的人還行,可是對付李舜這樣年輕高手,周圍的人都一陣錯愕,露出擔心之色。

“哎呀,秦少這是著急了啊。”方九通擔憂道:“比武這玩意,越級越容易出錯。”

阿龍也擔憂道:“少爺應該不是這麼急躁的人。”

倒是李星鴻大神嘲笑起來:“急了,急起來了。”

秦明毫無套路章法,拳腳大張大合,礙於秦明拳力爆炸,李舜也不敢硬接,同時要看清楚秦明的路子,他反而陷入了守勢。

可是李舜打著打著發現不對,他嘗試的接觸了幾下,都感覺秦明的臂力難以招架,他隻能暫避鋒芒。

這暫避,避著他發現自己一腳踩入了剛纔秦明踏入的水坑裡。

“不可能!”李舜一腳落入水坑才意識到秦明竟然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這麼短時間,秦明就改變了戰術,還讓李舜上當。

“不可能!”李星鴻驚恐的發出質疑。

但事實勝於雄辯,連李舜臉色都變了,可又無可奈何,他麵臨了跟秦明一模一樣的困境,無路可退。

“好!”方九通拍手大叫。

但是秦明看著李舜身體失衡,淩空一拳打下去,秦明的拳力可要比李舜強大的多。

嘭!

李舜雙臂抵擋在胸膛之上,可是秦明的臂力太強,寸勁的爆發讓李舜身體猛的下沉,摔在地上。

“哼~!”李舜痛苦悶叫了一聲,摔了一身泥。

這一摔,也摔出了他跟秦明的差距,剛纔秦明雖然狼狽了一點,但還是脫險了。

但李舜已經徹底落入敗局了。

秦明一下子撲上去,來了一招鎖喉,狠狠的扣住李舜的脖子,這是他小時候打架的野蠻路子。

秦明猙獰道:“嘿嘿,打架嘛,不一定非要武術技能點滿。爺小時候可是街頭打架長大的,什麼爛招數不會?隻要我拳力比你大,就不會輸給你。”

“呃呃呃……”李舜被扣住咽喉,身體更被秦明雙腳死死扣住,手臂抽都抽不出來,他隻能不斷扭動身體,但毫無辦法。

秦明突然將李舜整個人抱起,將李舜的腦袋對著一顆石頭狠狠的撞去。

“彆……”李舜就看著自己額頭撞牆旁邊的石塊,卻無可奈何。

瞬間頭破血流,李舜眼冒金星,因為練過額頭的韌性,李舜撞了一下還冇暈過去。

“快停……”李舜急忙大叫。

可是話音未落,秦明抱起他連撞幾下,李舜心裡那個氣,又無可奈何,最後流了一臉血,直接暈了過去。

旁邊的人看得目瞪口呆,這路子也太野了,搞不好要出人命呢。

李星鴻等人氣得要衝上來搶人,可是阿龍攔路,他無可奈何,氣得破口大罵:“秦明,你記住,這仇我李家不會忘記了,你混賬,混蛋。”

秦明從泥地上爬起來,笑了笑,道:“成啊。來挑戰多少次,我秦明都接著。不過從今之後,你們誰還找我兄弟方九通的麻煩,就想想我秦明,答應不答應。”

秦明這威脅的話一說,李家和黃派的人都知道,這次的事,黃了。

而他們也越來越感覺到,他們將來恐怕越來越多的要受到秦明的影響,跟秦明的關係怎麼搞是個大問題。。而他的女兒沐筱喬,今年二十三歲,目前正獨自經營一個服裝奢侈品牌,國內挺有名氣的樣子,反正秦明也搞不懂,他也不感興趣就是了。由始至終,沐筱喬都冇有出麵跟秦明見一麵。兩人的婚禮不會大擺宴席,在沐家的奢華莊園裡,好像搞生日會一樣,簡單慶祝一下即可。如此低調,而已符合秦明心中所想,省得太多人知道就不好了。最好就是在大多數不知道的情況下,結束入贅的事情,他也好跟聶海棠解釋。而秦明跟沐筱喬的結婚,時間就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