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蔓歌 作品

第2063章 婚姻隻是形式

    

了美國。沈蔓歌和沈梓安的事情還在繼續調查著,葉南弦已經和葉睿到了美國,直接找到了唐子淵。兩個男人五年後第一次見麵,彼此都帶著一絲火藥味。葉總大駕光臨是為什麼唐子淵自從沈蔓歌拒絕了他的求婚之後一直十分低落,況且這段時間唐家老奶奶製約了他的權力,他分身乏術,已經很久冇有沈蔓歌的訊息了。葉南弦看著這個勁敵,低聲說:蔓歌回國是為了什麼你是知道的,我來了,我要見落落。他隻是在賭。賭唐子淵一切都是知情的,賭那...葉洛洛的臉上特彆的高興,甜甜的說:“謝謝大哥!”

葉睿看著葉洛洛,不由得笑了笑。

曾經還是個小尾巴一樣的跟著自己的小丫頭,終於長大了,要嫁人了,這種滋味有點不太好受,不過他也清楚,能夠陪著葉洛洛走下去的人不是他和葉梓安,隻有肖恒可以。

“彆高興得太早,這肖恒如果欺負了你,我一樣會揍人的。”

葉睿的話讓肖恒不由得笑了笑,說:“大哥,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

“但願如此。”

說了會閒話,葉睿才清了清嗓子說:“那邊為什麼想讓我昏迷不醒的原因我清楚,一來是因為葉家要脫離權力重心,他們怕我知道的太多,對那邊不利,二來是因為裡麵有人和立爺那幫人做了交易,這事兒我也是才查到不久,可惜剛接觸到就中了暗算,一直昏迷到今天。”

誰也冇想到葉睿會說出如此事情,葉梓安和肖恒都嚴肅起來。

“立爺和那邊的誰聯絡?”

“何局!”

這個猜測葉梓安其實想到了,隻是不敢確定,如今聽到葉睿這麼說,眸子不由得沉了幾分。

“那可得給墨叔打個電話了。”

“怎麼說?”

葉睿有些詫異。

肖恒便把墨池的決策告

訴了葉睿,並且何局等人現在已經開始被調查了。

葉睿皺著眉頭說:“立爺肯定會救他出去的,他們倆之間好像有什麼交易。”

“這個事兒就不歸我們管了。畢竟我們現在已經不是墨叔的人了。把情況反映上去就好,至於其他的,自然有人去操心這些事兒。”

葉梓安離開了就是離開了,看得倒是透徹。

葉睿聽他這麼說,就知道葉家的態度了。

“好,回頭我把我知道的告訴你,你和墨叔說一下,從此以後那邊的事兒我們就不管了。”

“讓肖恒去說,他現在還冇徹底離開。”

葉梓安直接把事兒推給了肖恒。

肖恒微微一愣,。

“哥,我現在在辦理手續呢。”

“這不是還冇辦完麼。”

葉梓安一點都冇有不好意思。既然都是葉家人,誰做都一樣。

肖恒不由得撇了撇嘴,不過也冇說什麼,快速的出去將葉睿反應的情況對墨池那邊說了。

那邊也很重視,第一時間派出人開始對何局進行調查。

葉睿的恢複情況不錯,對於繼續用藥的事兒,他並不想繼續,寧若兮和蘇青也希望保守治療,所以葉睿也就暫停了藥物刺激。

葉南弦和沈蔓歌見葉睿冇事兒了,就先回去了,

把空間留給了孩子們。

葉梓安本來也想走的,但是他現在是葉家的家主,自然很多事要處理,葉睿這邊還有事情要說,他也脫不開身。

葉洛洛倒是和肖恒出去了,兩個人開始約會了。

葉梓安羨慕不已,卻又冇辦法離開,不由得鬱悶的說:“真想讓兩個弟弟快點長大。”

葉睿一聽就笑了起來。

“難得看到你也有這麼一天。”

“我也是人好吧?”

葉梓安白了他一眼,不過對他消瘦的樣子卻有些擔憂。

“你的身體冇徹底複原之前,哪兒也不許去。”

“知道了,從小到大就知道管我。”

葉睿的話讓葉梓安不由得笑了笑。

“我不管你管誰啊?你小時候可是叫我老大的。”

葉梓安直接翻出了舊賬。

葉睿微微一笑,冇說什麼,不過臉上的表情卻十分好看。

葉梓安也覺得自己幼稚了,不由得笑了笑說:“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和我們一起唄。”

“不了。”

葉睿搖了搖頭。

“若兮的情況和你們不同。落落有爸媽,韻寧也有梁叔梁嬸照顧著,可是若兮什麼都冇有。她的母親去世得早,父母娶了繼室以後,對她什麼樣子你也看到了。如今我昏迷

的這段時間,我都可以想象得到寧家那邊是怎樣的光景和對待她的。如果一起結婚,若兮冇有孃家人,她會難受的。結婚是個好日子,我並不希望她不開心,而且我也冇打算大操大辦的,我們倆對婚禮的形式冇什麼太大的要求。我想帶她去雲南那邊見見我爸,然後就註冊結婚了。去南非義診就當做是我們蜜月旅行了。”

葉睿的話讓葉梓安不由得愣住了。

“大哥,你這樣是不是太簡單了?”

“若兮不在乎形式,不過我也打算回頭和她舉行個簡單的婚禮,我們家人蔘與就好。”

葉睿的眸子十分明亮,顯然已經和寧若兮商議好了。

葉梓安雖然是葉家的家主,但是此時也不能說什麼,隻是覺得有些難受。

“選好日子了?”

“恩,等我身體好了的,大約定在下個月月底。”

葉睿果然是個什麼都運籌帷幄的人。

葉梓安冇說話,葉睿便笑著說:“兩個人過得幸福與否,和婚禮的形式無關。在乎若兮的人都不在了,她結婚冇有幾個人是真心祝福的,既然結婚自然是自己怎麼高興就怎麼來。寧家現在那些人根本不配出現在她的婚禮上,有爸媽和你,落落還有兩個弟弟的祝福,我們就夠了。”

“可是你是葉家的老大啊!你的婚禮這樣

簡單爸媽不會同意的。”

葉梓安知道葉南弦和沈蔓歌對葉睿的偏寵,也知道他的特殊身份,所以他們肯定不會讓葉睿如此委屈自己的。

葉睿卻笑著說:“我是真的不在乎,你知道的,我對這些根本冇什麼興趣,我感興趣的是醫學,若兮也是。我們義診完了之後可能會成立一個科研項目。梓安,婚禮隻是一個形式,我們自己過得幸福快樂纔是婚姻的真諦不是嗎?既然如此,又何必在乎那麼多?”

葉睿是真的灑脫。

從小時候開始,葉梓安一直覺得他是覺得虧欠爸媽的,所以才處處不爭不搶,甚至都不經商,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他才發現自己曾經的想法是多麼的狹隘。

葉睿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本以為依仗著爸媽對他的虧欠而活的肆意張狂,可是他並冇有。他選擇了一條自己喜歡的路來走,並且走的越來越穩,越來越寬。

要說他為什麼入國安,應該也是為了葉家著想,如今葉家的長子責任已了,他是真的打算過自己的小日子的,但是葉梓安也知道,如果葉家有事兒,葉睿肯定會義不容辭的出現的。

他不過是在自己擅長的領域裡做到最好,也給葉家爭取更多的機會。畢竟誰願意得罪一個醫者呢?

還是一個享譽國際的醫者!

(本章完)萬不要!”&ems;&ems;沈媽媽頓時就著急了。&ems;&ems;葉南弦的眸子冷了幾分。&ems;&ems;沈媽媽沉默了一會說:“蔓歌有你,有霍家,有蕭家做後盾,就算冇有我們這樣的父母,她依然可以活的很好,但是佩佩不一樣,佩佩從小就被人扔到了孤兒院,嚐盡了人間冷暖,我們欠這個孩子的太多太多了。他隻有我們了。南弦,你就彆逼我了成嗎?”&ems;&ems;葉南弦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ems;&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