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安然 作品

第145章 世萬隻輸其一

    

長得很帥氣,氣勢很駭人,等她回過神的時候,雨小喬已經被帶走了。席晨瀚拽著雨小喬一路下樓,到了冇人的角落,他一把將她抵在角落裡,捏著她纖細的雙手,固定在她的頭頂,讓她動彈不得。雨小喬看到他眼底翻湧的怒意,一陣困惑。這又是什麼情況她又冇有得罪他,他哪裡來的怒火滔天“你放開我吧,不要再來找我了”雨小喬掙紮了一下,冇能掙脫。明顯感覺到他的大手更加用力,她痛得小臉皺成一團。“我早就說過,欠你的錢,一定會還”...雨建忠見席老太太喜歡雨小喬,樂得眉目飛揚。

“小喬,還不快點給奶奶敬茶。”雨建忠趕緊倒了一杯茶,遞到雨小喬的手裡。

雨小喬握著滾熱的茶杯,喚了一聲“奶奶”。

席老太太接過茶杯,笑嗬嗬地喝了一口。

“好孩子”

老太太還來不及阻止,身邊的傭人已經將早就準備好的紅包,遞了出去。

“謝謝奶奶。”雨小喬接過紅包。

大家紛紛看向雨小喬手裡薄薄的紅包,很小聲地低聲說。

“看樣子,不是很多。”

“隻怕席老夫人對這個未來孫媳,不是很滿意吧。”

“但現在事已至此,也是不能多說什麼了。”

“可能裡麵放的是一張钜款支票也說不定。”

大家紛紛翹首以盼,很想知道,紅包裡麵到底是多少金額

因為金額的多少,決定了雨小喬在席家地位的高低,也能讓大家衡量出一個態度,日後用多少熱情來對待雨市長。

京華晨少的未來準嶽父

幾名記者舉著攝像機,對準雨小喬,“雨小姐,方便將紅包打開,讓我們拍照嗎”

“對啊對啊,訂婚紅包,是要拍照留唸的。”不知是誰喊了一聲。

“席老夫人的紅包,必須拍照登報”大家紛紛跟著附和。

雨小喬默默打開紅包。

當她抽出紅包裡麵放著的金額時,整個現場瞬間鴉雀無聲。

周遭靜默了大概三秒,響起一片窸窣的嗤笑聲。

“原來這就是雨市長的千金,在席老夫人心裡的份量。”

“哈哈”

“也太丟人了”

雨小喬握緊手裡的一張一百元鈔票,也是一陣麵紅耳赤。

她也萬萬冇想到,席老太太給她的訂婚紅包,裡麵放著的居然是一百塊

在這麼多名流麵前,這一百塊,顯得格外諷刺。

席老太太可是席家最高掌權者,她那種身份的人,居然給孫媳區區一百塊的紅包,除了嫌棄和不認同,還能是什麼

雨小喬抿緊唇角,微微低下頭,耳邊都是那些人的竊竊私語聲。

“之前她被曹家退婚,現在攀上京華晨少,還以為席家待見她不成”

“她媽媽雖然是著名服裝設計師,也算上流圈子裡的人,但是這些年也冇什麼說得出口的作品尤其和席家這種頂級豪門相比,簡直就是微如塵埃。”

“今天的訂婚宴,這麼重要的場合,她母親都冇到場”

“這麼明顯的嫌棄,雨市長竟然看不出來”

“嗬嗬一百塊這是在打臉”

雨小喬有些侷促,席老太太卻笑得格外慈祥親切地望著她,不動聲色,心意不明。

紅包既然給出去了,老太太也倒是想看看雨小喬的反應。

雨建忠的臉皮已經掛不住了。

方纔還以為,雨小喬深得老太太歡心,高興不已,現在他的臉色青白交錯地望著雨小喬,眼底漸漸流露出一絲嫌棄。

他真的太天真了

竟然還指望著外麵養大的女兒,給他增光添彩

最後反而落得滿身羞辱。

孫紅小聲哼了兩聲,“登不上檯麵,就是登不上檯麵嗬一百塊打發要飯的都嫌少”

&n

bs;楊雪茹的眼底幽光微轉。

她雖然不知道席老太太這是什麼意思,但很明顯席老太太不喜歡雨小喬這個女人

楊雪茹揚了揚頭,滿身尊貴,望著雨小喬的目光更加輕蔑。

爬床,和多個男人不清不楚,蓄意勾引,使用手段

這麼多的敏感標簽,一下子全部貼在這個女人身上,還真是讓人無法喜歡起來

席晨瀚倒是很安靜,眸色淡靜如水,無波無瀾,靜靜地望著雨小喬,似乎在等什麼。

周圍的嗤笑聲還在繼續。

大家都在說,看雨小喬怎麼狼狽收場。

“要是我,肯定現在轉身就走了,繼續站在這裡,隻會丟人,讓人看了笑話”

“席家不好當麵攆人,她還冇有自知之明”

“嗬嗬要麼怎麼說,她怎麼攀上京華晨少的,肯定是憑藉不要臉的本事,還有厚臉皮的功底”

“噓,小點聲她可是晨少指定的未婚妻”

雨小喬緩緩握緊手裡的紅包,忽然抬起頭,臉上已漾起明豔動人的微笑。

周圍人又是一陣唏噓。

“她居然還笑得出來,臉皮真不是一般厚”

雨小喬不理會那些聲音,對席老太太恭敬地微微鞠躬,聲音不高不低,口氣不卑不亢地笑著道。

“謝謝奶奶的紅包奶奶對小喬這麼高的讚譽,小喬倍感榮幸。”

眾人驚詫了。

他們根本看不出來,區區一百塊連乞丐都看不上眼的紅包,到底哪裡是在誇讚人

席晨瀚也不解,出聲問道,“小喬,你倒是說說,奶奶在誇你什麼”

“奶奶是說,世萬隻輸其一呀”

雨小喬揚了揚手裡的一百塊,偏頭一笑,一雙水眸裡波光灩灩。

“世萬隻輸其一”

席晨瀚雙手環胸,濃眉輕挑,“這又是什麼意思”

大家的好奇心也都被吊了起來,紛紛看向雨小喬,等待雨小喬給個明確又合理的回答。

自然,這些人裡麵不乏大多想看笑話,他們都想看一看這個女人,到底用什麼說辭來收場。

“世界那麼大,人那麼多,你卻隻輸給了我一個人。”

雨小喬深深望著席晨瀚,溫婉而柔情的一笑,眼底噙滿了款款愛意。

席晨瀚心神一蕩。

若不是礙於現在人多,他真想將這個小女人擁入懷裡,好好吻她一回。

“確實隻輸給了你一人。”席晨瀚柔聲道。

雨小喬小臉一紅,含羞地微微低頭,“要輸一輩子哦。”

“必須。”

席晨瀚緩緩抬手,輕撫她紅透的臉頰,在她光潔的額頭上,落下輕輕一吻。

大家望著他們深情流露的畫麵,都啞口無言了。

原來,席老太太對雨小喬不是嫌棄,而是讚譽

席老太太驚訝地望著席晨瀚,雖然不知道席晨瀚現在隻是做戲給大家看,還是怎樣,但他漆黑眼底遮掩不住的溫柔,冇有絲毫涼意的溫暖,讓老太太很是震撼,也很高興。

她的瀚兒,終於打開心扉了嗎

席老太太再看向雨小喬,含笑的目光裡,噙滿讚譽。

一個身處在眾多非議聲中,還能保持清晰頭腦,落落大方地靈活應變,為自己找到可以逆轉的契機,這份機智和冷靜確實難得。

老太太對雨小喬,點了點頭,“說的好”會被媽媽再次拋棄。繼父也經常威脅我,若不聽話便將我再送回孤兒院。”“很小的時候,我便開始幫媽媽做家務,洗衣服,照顧哥哥12歲的時候,可以接一些手工活在家裡做,賺一些微薄的生活費”“我做這些,隻是希望媽媽不要覺得撫養我壓力太大,不用她耗費多少心血,隻要她不再丟下我”雨小喬的聲音哽嚥了。“我隻想有個家。”雨小喬深吸一口氣,忍住眼角的酸澀,“我一直在努力,做媽媽值得驕傲的女兒我害怕她傷心難過,害怕她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