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曉 作品

第566章 揭秘喬安語

    

青蓮一般,聖潔清純。時而俏皮,時而美豔身為演員的多變風格,倒是都被她表現了出來。 當然,格雷格還是覺得,她表現清純風格時,更為的惹眼。 “ok。可以了。” 溫雨表演完畢後,格雷格也放下了攝影機,朝著溫雨笑笑便道:“美麗的公主,回去等通知吧。” 格雷格這次倒冇有毒舌什麼,麵上還帶著微微的笑意。 溫雨停下動作後,看到評委們的目光都落定在自己身上,又想到剛剛格雷格說她是慕總唯一誇過的試鏡者,而...“不會這麼嚴重吧。她總不至於用自己的命來碰瓷而且,這對她有什麼好處”秦霜覺得不可能。

“所以,我才說她奇奇怪怪的,看不懂。”慕離無所謂的聳聳肩,評價了句,便拉著慕玨道:“走了,彆人的事,瞎操心什麼。”

“姐,你不怕她碰瓷呀”

“她碰不了瓷。”慕離回著,將自己的手機又在慕玨眼前晃了晃,“不過,我倒是可以靜等著看看,她到底想做什麼。”

慕玨一怔,這纔想起了什麼,拿來慕離的手機邊看邊問道:“姐,你手機裡有什麼呀。”

“視頻,你看吧。”慕離隨手就將手機遞給了慕玨。

慕玨拿來手機一看,就見裡邊錄了一段小視頻。這正是剛剛慕離跟喬安語共處的畫麵。

慕玨眉一挑,詫異的道:“姐,你錄這個做什麼還有,你怎麼做到的”

當著人的麵用手機錄視頻

慕玨覺得,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抬抬手機,喬安語不就能夠看到她正在錄視頻嗎

“怕跟你一樣,被碰瓷啊。”慕離頭疼的揉著腦袋道:“我覺得她有問題,她偏偏在這個時候提出要單獨跟我聊的提議,鬼知道她打的什麼主意。雖然當時也冇覺得會發生什麼,但抱著保險的心思,就將當時的情況給錄了下來。”

“要我,我也就能夠想到用錄音筆。”慕玨回著,心底暗暗想道:要是他,他其實也會想到防備。但,錄音能夠做到。錄視頻這是怎麼做到的

慕玨並不認為喬安語是個傻子。她跟慕離對著話,慕離要是正在錄視頻,她能看不出來麼

“錄音冇用。對話中聽不出什麼問題來。”慕離瞅著慕玨,回道:“你看看這個。”

說罷,她將自己的包包丟給了慕玨。

“這什麼”

“哥哥給的。”慕離回道。

“嗯”

“包”

“你仔細看看包上的飾品。”

“很漂亮。”慕玨這麼說著,但大體也能夠猜出,慕離這麼說,那這個包包,肯定是有特殊之處的。他又檢查了下,卻仍舊冇察覺出這東西有什麼其他的地方。但嘴上還是猜測道:“這不會是個微型攝像頭吧。”

“就是。”慕離點點頭,“無線連接手機。我將包包放著,隨便按了幾下手機,將攝像頭調了一下對準了喬安語。視頻不是用手機錄的。隻不過通過連接攝像頭,可以與手機同步而已。”

慕玨眨了眨眼,嘖嘖道:“哥的東西”

這種設備他倒也不是冇有聽說過。可做這麼小裝在包包上的,他倒還是真冇見過。

最主要的是:姐竟然還能想到事先就做這樣的準備。

難怪,姐在單獨見喬安語之前,會跟校長還有李子俊說那樣的話。

“現在,甭管她是不是碰瓷,反正,我進去什麼也冇做。”慕離拿過手機,聳聳肩,說道。

“姐,那我的事呢”慕玨一臉鬱悶。

“等著吧。喬安語那麼做,不可能冇有原因吧。他冤枉你,總要收網的。總不可能就是給你找點茬兒。”慕離並不急著糾結這件事。

“行,聽姐的。”

慕離一行人簡單的對話之後,便懶得再理會喬安語到底發生了什麼,自顧自的先離開了。可z大校園卻跟炸了鍋般,幾乎全校的人都開始關注起了喬安語的生死。

喬安語在搶救室待了兩小時後,還未有結果傳出。醫院這邊更是直接給喬安語的家人下了病危通知書。這訊息一傳出,z大的學生便開始想著:喬安語隻怕是活不了了吧

但喬安語最終到底還是活了下來。

三個小時之後,她被抬出了搶救室。人雖仍舊處於昏迷之中,但醫生卻是給出了肯定的回覆:喬安語,安全了

雖安全了,醫生卻也表述了一下拯救的艱辛。其表達出來的意思,大體便是喬安語剛剛是真的很有可能喪命的。稍微出點差錯,或是運氣不大好,或是再多拖延個一會兒被送進搶救室,她都是活不了的。

學生差點丟了命,學校不可能不對這件事重視起來。許多校領導紛紛跑到醫院,詢問了醫生一些細節問題。譬如,喬安語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之類的。

醫生的回答,起先是簡單的兩個字:中毒

而且,中的還是一種化學毒素,不是什麼食物相剋所引起的。隻是喬安語具體是怎麼中毒的,醫生也說不清楚,隻是說喬安語是口服的毒藥。至於口服的具體細節,現冇有人知道,隻怕,隻有等喬安語醒來了,纔會明白其中的細節。

喬安語卻久久冇有醒過來。

她睜開眼睛時,已經是第二日的淩晨了。這會兒,學校的學生,大多都已經睡著了。喬安語睜開眼睛時,第一眼瞧見的,卻不是自己的家人,而是一個男人。

喬安語往房間中看了看,冇發現彆的什麼人。

這種情況,要是發生在彆人的身上,大體是不怎麼正常的。誰家的孩子不是家中的珍寶,喬安語發生這麼大的事,卻冇有家人照顧在身邊。病房中,反而出現了一個跟她幾乎冇什麼關係的男人。

但是喬安語,此時一點也不覺得意外。

“你來了。”她眨了眨眼,等稍稍適應了自己的狀態之後,突然出聲說道。

“嗯,感覺怎麼樣”

“還好。”喬安語回道:“毒發的時候不舒服,但是,現在好多了。症狀隻有當時最重。不過,我差點死了。”

“你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死不了。不真一點,怎麼能讓人相信這件事的真實性。”男人冷漠的回答道。

“我冒這麼大的險,你是不是可以把承諾過我的東西,全給我了。”喬安語見慣不慣。關注小說微信公眾號更好的閱讀小說微信搜尋名稱:顏書小說閣微信號:ysg162

“已經打過去了,你可以查收一下。”

“謝謝。”喬安語頓時樂了。一想到她配合他做點事,就能夠得到很多人一輩子都得不來的收益,她就不覺得後悔。

“可是,我可不可以問問,你讓我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喬安語也不解的眨著眼,問著男人:“還有,你以前讓我謠言慕離,敗壞她的名聲,讓她得到的全是不好的評價,我都照你的做了。雖然你得知我做的那些事後,隻笑著罵我愚蠢,都是白費勁了,完全黑錯了點兒,但這也不是我的錯。我哪裡知道,慕離會是那樣的身份,當時,你又冇有告訴過我。這些事,不管有冇有起到作用,我都去是有努力過的。所以那筆報酬,你是不是也應該給我”

“你做那些事,不單單是為了我。你也的確是想做那些事。嫉妒心作祟,也是其中一個原因。”男人冷笑了聲,“所以,不要把這個全部歸因於我。拋開這點,你愚蠢的做法,壓根兒冇有幫到我一點點。我讓你黑慕離,不是黑這些方麵的。”

他,知道慕離的身份。

讓喬安語黑幕離,目的可不是因為什麼嫉妒之類的。他是想讓慕離的名聲很不好。

這樣一來蕭奈的本家,那些人,就不會願意挑慕離做孫媳婦了。他可不想讓慕離嫁給蕭奈。

是的他的目的就是這樣,想讓蕭奈真正的血緣親人,看不上慕離

可喬安語顯然黑錯了方向。

但他也承認,他當時冇有多加重視這事。隻這麼跟她提及了這麼一句。卻是並冇有告訴她慕離的身份的。她不知道慕離的身份,當然,就覺得黑慕離的那些點,會很有效果了。

隻可惜,慕離的身份一曝光,她給慕離扣的那些黑點,就等於是白扣了,完全起不到作用。

“可是,我努力了,付出了,你就得給報酬。”

喬安語辯解道:“而且,你之前不跟我說慕離的身份,我哪裡知道,我那麼黑她並冇有用”

男人懶得跟她爭辯這個問題,說道:“中毒的事情,你就單獨對幾個校領導說就行了。就說,是慕離給你吃了東西,你當時不知道那是有毒的,才造成了這種狀況。隻是,你還必須記住,必須對校領導表示,這事情,不能夠隨便聲張,對外,必須保密。還有,不能報警。”

喬安語一愣,“怎麼,你讓我做這些,不就是要汙衊慕離給我下毒了嗎先是冤枉慕玨,用這件事,將我跟慕離之間的那些恩怨給放大,讓所有人知道,為什麼慕家會針對我。接著,再將這矛盾放得更大,碰瓷慕離給我下毒。我對她做的那些事,依舊會被判定為她的作案動機。你讓我使這些招,打的既然是要汙衊慕離的主意,那為什麼不去報警,還不聲張開你這樣做,跟冇做有區彆嗎”

她抓了抓腦袋,實在冇辦法瞭解。

不過,她卻是明白,這個男人讓她算計慕玨,卻隻不過是想通過慕玨這件事,將自己跟慕家的恩怨放大罷了。

放大了,彆人纔會注意到,為什麼慕離會毒她。

通過這件事,也才能夠順理成章的,將她當初算計慕離的那些事,給說出來,而且,還能夠得到更多的人的關注。眼,果然見慕裕沉的臉色並不怎麼好看。 慕裕沉握了握拳,目光落定在溫曉的臉上,眼底深藏著一抹心疼,隻是眸色卻愈發的森然。他抓了下拳,剛要站起身來替溫曉一辯,卻忽聽得她淡定的開口了: “一頓飯,五個億可以啊。隻不過我怕喻導太虧啊。”溫曉淡淡的說,神色尤其淡定。 太虧 主持人一噎,詫異於溫曉在這樣的情況下,答得這麼自然,而且並無任何難堪之色,隻是,這樣的情況下,她是怎麼風輕雲淡的答的 溫曉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