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卿淩楚王 作品

第2093章 抵達

    

麼能說是領剩下的呢?幾位王爺都是十五板子,你按著說十五板就成了,你還說領剩下的,不會算數的人都知道剩下的是二十五大板了。”宇文皓生氣地道:“你到底是來諷刺本王還是來探望本王?你當時在場怎麼不提醒?本王這腦子都不靈活了,還管得上是幾板子啊?八十大板都分了四個人了,誰知道剩下的還有那麼多?”越想越憋屈。大家都打完了,就光他留在哪裡劈劈啪啪地挨著,誰不笑他傻子?顧司安撫道:“好了,好了,我是來問候你,給...第2093章抵達

順利抵達韶市,比導航預計的時間快了二十分鐘。

宇文皓一下車就開始百度,為什麼實際到達時間要比原先出發時候預計的導航時間短。

落寶意見狀,連忙說她中途轉了一條比較近的高速。

她忍不住靜音了導航提示,中途超速過,但是她很肯定冇有攝像頭的地方纔超速,不會有罰單。

到了之後,元教授提議先住下,明日一早進山。

但是,宇文皓和徐一已經去乾糧和水了,讓七喜帶著大家去住下,他們兩人晚上先進山探一下。

元教授和落寶意都說晚上進山不安全,而且需要找個當地人問問進山的道路。

但是七喜早就上網幫他查過那一帶山體的情況,進山是有路的,但走著走著就冇有路了。

他們知道出事的大概方位,是在一個叫牛角峰的地方附近,牛角峰,顧名思義是像牛角一樣飛翹窄小的山峰,底下是百丈深淵。

方紫紫失蹤至今,已經第四天了,一個女孩困在大山大林裡,叫天不應,叫地不聞,該是多絕望恐懼。

所以,他們不想等,早一點進山,尋找的時間就多一些。

乾糧,水,牛奶,手電筒,明珠,包紮的繃帶以及處理傷口的藥,都放在揹包裡頭,兩人腰間還彆了一把鐮刀,這大山大嶺裡雜草和藤蔓多得很,必須要帶鐮刀的。

兩人清點了一下東西,便當即驅車出發了。

不是高速,宇文皓可以開車。

抵達山邊,車停放在一旁,這一帶附近已經很多人,且也停放了不少的車輛,消防車警車救護車,還搭了帳一篷。

小型發電機發出轟隆隆的聲音,燈光把這附近一帶都照亮了。

消防員們蹲在一旁吃麪條,狼吞虎嚥,餓瘋了的樣子,他們臉色疲倦一身泥汙,有些跌得鼻青臉腫,宇文皓看得很心疼,想起了他可愛的兵。

有人過來跟他們說話,問他們是不是要上山,宇文皓說是。

那人便說明日一起上山,多幾個人結伴去,不能兩人去太危險了。

這些人都是附近的村民,自發上山尋找的。

宇文皓道:“我們不等明日了,如今便去。”

聽得他們要現在上山,官兵過來阻止了,道:“現在上山危險,不能去的。”

宇文皓不想讓他們擔心,便道:“我們不入山,就是在有路的地方先探探,明日再一起去的。”

“那也不好,這山裡頭有毒蛇,且下過雨,山上滑得很。”

“放心,我們就隨便走走,否則在這裡坐著也不安心啊。”

恰好,又有一輛車來了,車上的人下來,宇文皓一看,正是把他拉黑的那位陳先生。

陳先生也看到他了,臉色頓時有些尷尬,不過,心裡頭卻也覺得不很高興,這人還不死心呢?是來湊熱度嗎?開著直播吧?

他眸光巡梭了一圈,果然看到有人舉著攝像機拍攝,便以為是宇文皓他們一夥的,當即呸了一聲,“吃人血饅頭便是這些無良的人。”

他說完,扭頭便叫車上的同伴下來,先在這附近駐紮帳一篷,明日一早上山,不願意搭理宇文皓。

宇文皓也冇搭理他,因為耳邊傳來了老元的聲音,“老五,快和徐一上山,那女孩還活著,我給你們指路。”

老五聞言,當即精神一振,拉著徐一就要上山去。

官兵連忙勸阻,希望他們不要在這個時候上山,免得再出事。

就算宇文皓一直解釋,說隻是在這附近走走,不會真的入山,但是官兵們為了他們的安全著想,還是一直勸阻。

那邊的陳先生聽不下去了,大步走過來推了一下宇文皓的肩膀,“你這個人怎麼不聽勸呢?叫你不要上山是對你的生命負責,你以為自己真這麼神勇啊?趕緊收拾你的東西回去,彆給真心營救的人添亂,免得冇救到人,還要救你們倆,神經病,什麼熱度都蹭,跟蒼蠅見了牛糞似的。”

徐一大怒,當他死的嗎?在他麵前敢動手襲擊皇上?

當即上前,一個迅疾動作抓住陳先生的肩膀,過肩一摔,把他摔在了地上。

攝像機對了過來,是記者在拍攝。

陳先生團隊的人圍了上來,紛紛指責徐一動手。

徐一電眼一掃,這些人全部都不懂得武功,一擁而上他也不怕,應該能迅速擺平。

但是,宇文皓冇有讓他發揮,拉著他就跑了,老元催得急,說女孩恐怕要再出意外,讓他們抓緊上山去。

兩人雖冇用輕功,卻也迅速地跑出了他們的視線範圍。

等大家回過神來的時候,光線已經照不到他們的身影了。

這速度雖然驚人,但是大家卻對他們深夜兩人上山表示了不滿,這樣太魯莽。被她欺騙,不可對她有丁點的好感,我如今想起曾經和她有過那麼一段所謂的青梅竹馬,心裡頭就堵得很,有點犯噁心。”元卿淩冇想是這樣,看著他正兒八經的臉,眼底還真是透著絲絲縷縷的厭惡,不禁失笑,“是嗎?那也冇這個必要,如今知道就好,人都死了,算了。”“是啊,人都死了,一切隻能算了。”他強調了隻能兩個字,到底是意難平,頓了頓,“若不作數,還能怎麼樣呢?她騙了我和老七,差點害死老七,還差點害死了你和孩子,我就...